一个季节的西藏

编辑:离愁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2 00:01:17
编辑 锁定
《一个季节的西藏》作者于初秋时节乘火车前往西藏,在藏地高原经历风雨、穿山越岭,不到一个月就仿佛已历经了四季更替。在这里,她遇到了惊世之美的花朵、回眸的野鹿、荒野的鹰鹫、亘古的河流、虔诚的信徒……他们都不辜负蓝天白云的洗礼,如有神灵呵护,虽无言,却有大美。我们绕过回廊,直上寺院金顶,阳光已经早于我们擦拭了金顶的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鹿头,法轮,金钟上的经文……金光灿灿,耀眼夺目,让人不敢直视,也一如它无上的庄重与威严。远山如洗,布达拉宫也清晰可见。——《大昭寺的朝圣者》天若有情天亦老,雨却不老,它只是降落到我们身上,沾染了我们的体温,探听了我们的心跳,让一个城有了生气和值得神惦记的魂魄。——《拉萨的雨》我来不及细数每一朵花的花瓣,它们的花瓣沉静地开放在我的镜头前,不诉说这高原地域的寒冷,也不抱怨这里土地的贫瘠,甚至没有一丝胆怯和忧愁,开得那么明媚,好像要与炽热的阳光一比高下。——《神的信物格桑花》
书    名
一个季节的西藏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页    数
186页
开    本
32
品    牌
凤凰壹力
作    者
冯娜
出版日期
2014年7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44747929

一个季节的西藏基本介绍

编辑

一个季节的西藏内容简介

从这里开始,连风都是流亡
  一切被神灵标记过的, 都未曾走失
  在西藏,无论是人世风景,还是自然造化,他们都丝毫不辜负高原蓝天的施洗和加冕,虔诚的行人步履仿佛有神灵相助般有力,斑斓的旖旎之光好似盛夏的纹路,今朝似旧时。

一个季节的西藏作者简介

冯娜,诗人,白族,生于云南丽江,热爱旅行,现居广州,著有诗集《云上的夜晚》。

一个季节的西藏图书目录

编辑
自序:时令/1
  世界的约束
  唐卡/2
  酥油花/7
  玛吉阿米,伤逝/12
  印象布达拉宫/17
  大昭寺的朝圣者/30
  小昭寺梦的尾声/35
  哲蚌寺的经幡/40
  色拉寺,走失的野玫瑰/45
  乞讨者/50
  被驯养者的幸福/56
  边境/61
  静美的光景
  拉萨的雨/67
  不结伴的旅行者/72
  夜宿珠穆朗玛/78
  晨别珠穆朗玛/82
  帕拉庄园中的少女胫骨/88
  纳木措的蓝/93
  羊卓雍措的玛尼堆/98
  雅鲁藏布江水问/103
  中元夜,月出东山/108
  芬芳的路途
  果实里的罗布林卡/115
  神的信物格桑花/120
  云中村落/125
  虫草与少年/130
  卡若拉冰川消亡之途/135
  岩蜜/140
  百川东到海/145
  藏地日记选札/151
  旅行的意义/167
  附录:藏地诗札/173

一个季节的西藏序言

编辑
盛夏时节,我乘火车去了西藏,在藏地高原经历风雨、穿山越岭,不到一个月,仿佛已历经了四季轮转。
  回到广州,广州依旧沉浸在海洋的湿热气息中,街上行人来来往往,顿感时空恍惚。某一天,气象台发布了台风预报,我坐在屋子里等待着热带的剧烈气流以迅猛骄横的姿态横扫沿海地区。对于沿海的城市,这样的台风几乎年年造访,一点儿都不新鲜,人们甚至给它们取了类似“麦莎”“云娜”这样拟人化的名字。
  凌晨,台风正面登陆这个城市,暴风雨来袭。雨水被台风裹挟着剧烈地扑打着窗户,我从睡梦中惊醒,猛地坐起身来,仿佛重临拉萨听见大颗大颗的雨滴落到窗台上,却又似听见风吹折了不远处的凤凰花树,一时竞有一种不知身处何处的错觉。拉开卧室门出去,冷风劈头盖脸地打过来,睡觉前因闷热忘记关掉客厅的落地窗,窗帘被风吹得乱成一团。风雨寻找到这样一个入口和落脚处,一拔拨涌进来。这样疯狂的暴风雨是粗犷的西藏所不曾见识过的吧?
  人们常借助台风、冰雪、花草树木、候鸟等这些天象物候来判断时令、辨认方向、勘察地理——这是古老而可靠的判断方式,是大自然运作的节律,它们宁静地遵循内心的心跳,萌芽,开花,结实……在炎夏膨胀的心房里以一场台风作为爆破的音节。
  然而,当人类开始用“聪明才智”打量并打扰自然的规律后,在严冬也可以吃到香甜的西瓜,在夏季也可以人工降下六瓣的雪花,物候似乎变得不再可靠。伴随着全球气温的逐年变暖。尤其深居城市,特别是在中国南部这种季节变化本身就不明显的亚热带地区,景物日复一日地重复,只有通过查阅日历以辨识节气,很难再听见老人们说:“风湿关节痛,应了节气,要变天咯?”
  台风声让我无法睡眠,翻阅在藏地拍下的照片,那些无遮无拦的自然中的物象,它们丝毫不辜负时令对它们的施洗,斑斓中的旖旎风光尽是时光的纹路。还有那些虔诚信佛者手中的念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徐不疾,他们顺应着天时,也顺应着佛意。
  长时间地行走在山间庙宇,融身于那种寂静与缓慢,草木淡然,牛羊安详,山峦时远时近,行走其间,安于它们的不回应。居山水之间,人心好像可以舒缓和自由起来,有了诗趣和古意,可以在大雪之夜访友,尽兴时中途而返。这些地方、景象和身临其境的感怀深深打动着我,如同时令赋予一朵花的开放。然而.这不是促使我写下它们的最深沉的理由。
  台风过后,我在城市里穿梭,人们一大早便清理了台风席卷后狼藉的街道和树木的残骸,他们按惯例迅捷地收拾好城市的面容。仿佛昨夜的一切没有发生过,城市仅仅被剽窃走了一个暴风雨的梦境。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我回归了作为一个职业女性的状态:我跻身在朝九晚五、踩高跟鞋、步伐紧凑的上班族中。我时常恍惚地想起在拉萨也混迹于顺时针围绕寺院转经的人群,他们以藏历纪年,以佛祖的诞生或佛门礼数为节日:我们则以星期计算着下一个假期的来临。
  灰头土脸的日常生活会让人很快忘掉远山中的轻衣素颜,仿佛凝固的光阴。它们像一个个不完整的梦境中破碎的片段.只在闭上眼小憩时来回地闪光。也许应该写下点什么吧?我总是这样想。它们总是在那里,无悲无喜。
  当同事、朋友得知我从西藏归来,都在茶余饭后与我闲聊旅途风光,逸闻趣事。我在这样支离破碎的描绘中越来越感到与西藏如此隔膜。我所到之处,所理解的部分,到底有哪一些可以被言说和记录? 真正促使我动笔写下点什么的时候,已是中秋时节。大昭寺旁卖藏饰的藏族店家格桑顿珠发来中秋节日的祝福。在拉萨时我发现他编结的绿松石长度不对,要求他返工,留下了电话。没想到,他在这一年的中秋节第一个问候了我。我跟他闲聊了几句,告知他我已经离开了拉萨,愿他生意兴旺;而他告诉我,他将在游人稀少的冬天动身去边远的山区收购那些古老又四处散落的珍宝。
  ……
  西藏自然风光的大美无需多言,西藏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那些不属于人类的美景让人噤声,它们默默存在于这个星球的最高海拔的地方,在人类到来之前,它们也曾经历沧海桑田,最后它们收拾了自身的破碎和凌乱,绵延成今天的模样。也许多年后,它们还会继续更改容颜,一部分是因为人类慷慨施与的印迹,另一部分则是它内核中漫长的变换。人的一生在自然漫长的更迭中仿若一瞬,这是时空的奇妙之处,也许正是这样的仓促感催促着人类在这颗地球上毁灭性地征战。
  我从广州秋意未萌的时候写到了小雪节气。岭南紫荆花在冬季的晴朗中盛开,清晨出门,风吹遍地落红。我猜想西藏已是大雪反复沉降,格桑顿珠打马走过的地方水声萧瑟、草木荒芜、兀鹫不见,他会哈一口白气搓搓手掌取暖。他能根据风向和水流判断方向吗?他能根据云层来判断晴雨吗?在自然中长时间生活的人应该更能明白它们的暗示和指引吧?也许这样的人,会在路上停下来饮马,顺便扶起一棵倒下的小松树;会绕开正在雪地里觅食的小动物,以免惊吓到它们。自然的坦白需要更温存的善意,好让它们能与人类安详地比邻而居。
  终于写到了这本书将要完成的时刻,像是策马扬鞭告别时的山脊上,最后一个遥远的回眸。这样的回眸专注而模糊——也许这就是这本书的模样。
  我沉浸于西藏大地上事物斑斓的外壳、安详的质地和内心。然而,在某些夜晚我写到它们,我似乎还能听见那些碎裂的山河以及分崩离析的生物链发出的雪崩般的哀号。
  无告,才是痛楚最极致的形式,就像最高处的佛陀,不再倾诉,亦不再哀告,甚至不再祈祷,它只是默然承受着近似悲怆的无奈。我写下它们,是因我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甚至笨拙的方式去挽留那些消逝着的一切,我渴望它们以文字的方式继续存活或者重生。当然,我也深知这样的方式并不能在现实中挽留它们,它们会投身自己的命运,一次次地路过并渗入我们的命运,让人措手不及、泫然欲泣。
  写下它们,还为了感谢。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们。人生的旅途中,我们长久地陪伴抑或短暂地辉映,相互对照,互成风景。因为你们,无论我在高山雪地中跋涉,在河谷地带张望,还是坐在湿热的亚热带风暴中寂静书写,我感到并不孤单。时间经过了我,我顺从于它的苏醒、起落、沉眠……有时我从你们那里呼吸到时令的气息,感到生命的重量,并且愿意将一些旅途中值得记忆的部分献给所有相遇的人。
  我仅仅经历了西藏一个短暂的季节,我穿过它的面影,企图寻找更多通向它不同侧影的甬道。这样想着的时候,格桑顿珠带来遥远边境上的风声:大雪已悄然填平了世间的沟壑,我所途经的地方都被岁月的褶纹深深埋藏,它们都在那儿等待下一个时令将它们重新唤醒。它们安稳地转述着时令的体征和高处的神谕,但我依然没有答案,这使得我在回望这场漫长的旅途时充满了各种疑虑和诘问。也许正是无解,让生命充盈着奇妙的迤逦风光。这也让我更加相信,世界对许多事物的体察和考验,真正的内核不是路途,也不是我们惯用的伦常,而是时间。
  也许下一次去往西藏,应该从冬天出发。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