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旋律

编辑:离愁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4 17:51:38
编辑 锁定
《心灵的旋律》由散文和诗歌两个部分组成(书中还收入她的若干书法作品,加上书法应该视为三部分),其中散文49篇,诗歌105首,是一部很有分量的诗文集。《心灵的旋律》的开篇之作《我与隶书的约》,写的是作者对书法艺术“阳春白雪意境般的生活”的酷爱,尤其是对隶书的一往情深。
书    名
心灵的旋律
出版社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页    数
243页
开    本
16
品    牌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作    者
张红梅
出版日期
2014年2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64086394

心灵的旋律内容简介

编辑
《心灵的旋律》由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

心灵的旋律作者简介

编辑
张红梅,笔名梅子,曾用名冰洁、无语梅子。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邯郸市“四个一批”人才,《溢泉雁鸣》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女子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擅书法,爱舞蹈,喜文字。清冷素雅,简单自持,心似兰若。其文学作品集《红梅花儿开》由河北大学出版社出版。坚持用抵达心灵的文字,抚慰灵魂深处的落寞与伤楚,在挣扎里微笑、回归、质疑、找寻、呼吸。凭一支素毫,拥冰洁的情怀,书如水的禅心。没有喧嚣浓烈,只愿岁月静好!

心灵的旋律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部分 诗歌
  父爱如山(组诗)
  祝福
  潺潺的春
  日子
  望
  向往春天
  以一朵花的形式
  错过
  光年·春
  光年·春夜
  荷的心思
  漂泊
  梦
  背影
  梦的情节
  飘落
  唤
  牵手
  枯
  牵挂
  光阴·故事
  命运
  花开一次
  我和你
  你和我
  期许
  悟
  人生舞台
  问候
  梦寻秋天
  清秋·月
  月光·清秋
  邂逅
  为什么要赞美秋天
  我们一样
  给你
  其实,我们都可以
  品
  择
  阳台,薰衣草
  醒
  誓言
  无奈
  晨,咖啡
  等
  说梦
  真实的
  故事
  回归
  寂静
  原始的
  俘虏
  秋
  约
  我爱的拉丁
  伤别离
  春雨·正午
  季节开门
  今天,是你的生日
  春雨
  我与墨,相约
  儿女们的春天
  给儿子
  用短信,向您拜年
  等你,冬
  空
  墨
  砚
  印泥
  毫
  印章
  别
  凋
  轮
  镯
  遇
  梅瓶
  醉
  留白
  飘零,也是美
  影
  纠结
  阴
  秘密
  莲的自白
  我葬在,我的花里
  九月天的菊香
  荷的女儿
  心灵的水
  一树梅香
  炉峰山的风骨
  磁州窑瓷
  我只想知道
  月的背后
  远远地望
  年年樱花那么好
  第二部分 散文
  我与隶书的约
  素心,嫣然
  柿树的四季
  女人当如红茶
  又见,桃花
  我心,如戏
  旗袍情韵
  别,吟一世眷恋
  风骨,犹然
  浅墨淡香,绘一笔为你
  拥抱生命之树
  如墨,似水
  远望,深爱
  也曾,盛放
  浅秋,醉美
  不必战胜年龄
  知性女人
  错过,是另一种幸福
  谱一曲心灵的旋律,为你
  谜底
  差距
  素年,锦时
  我,若心莲
  无言
  心事,如词
  卡奴
  梦醉,江南
  那雨
  浪漫,有你
  活出真实
  女人当如书
  做个有味道的女人
  静好,你可如初
  知,初秋
  老去,优雅
  念起,是最美的风景
  人·狗情
  心愿
  做个精致女人,何妨?
  世上最美是女儿
  馋嘴说吃
  知己红颜
  梦回·古典爱
  至美:那一树一树的花开
  父女茶缘
  告别
  后记

心灵的旋律后记

编辑
深深地感激。除了这一词汇,我不知怎样表达我的情感和谢意。没有厚爱、帮助我的挚友亲朋,就不会有今天这本集子的问世。
  距我的上一本散文诗歌集《红梅花儿开》出版已两年有余。两年多来,一直说放弃,可总有些不舍,总有些话无处说,不能说。也想空闲时找点事做,我所在的办公楼四楼就是一家瑜伽馆,抬脚之劳。每天下班时看到熙熙攘攘的姐妹风尘仆仆不约而聚,我就下定决心:向她们那样把生活过得斑斓些。可,终迈不开双腿,老挤不出时间给自己。更多的时候不是在徽宣上浪费香墨,就是在文字里游走做客。实在是“懒”得不可教也。
  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女作家毕淑敏曾经这样说过:“我们都是鱼,在时间和人间的无涯激流中遨游,相撞的时候,需要彼此感觉温存。许多鱼生活过,又消失了,还原为晶莹的水。有一些鱼,把带血的鳞片留下来晒干,作为鱼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面对浮华喧嚣的世界,我只能逃到我的诗文里,藏在徽宣和墨香中,享受着我单纯而清静的世界。这里没有绯言诋毁,唯有安宁逸谧;没有衣着光鲜,唯有淳朴淡雅。在写作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久违的蓝天白云、清清的潺潺溪流、无垠的绿色草原……对我而言:写作的过程就是找回自己的过程。它是寻找“自己”的唯一值得信赖的灵魂出口。它帮我挖掘、捕捉和记录每一次的震撼和感动,抚慰我的每一次无言的疼痛甚至苦难。它从我心灵最柔软敏感的地方出发,穿越时空,穿越现代与古典,抒发着每一滴哪怕是最细微的内心涟漪,它使我“活着”,拥有了最真实的质感和色泽,是我在当下亦有可能获得“永恒”的唯一借口。
  漫游在思维的空间里,找回儿时童真的感觉,寻觅当今久违的纯情,冥冥中我仿佛找回了自己。诗文是我唯一的信赖,徽宣成为我倾己的爱人。
  也曾多次告诫自己,无论在写作上还是在书法上,终成不了任何气候,可总舍不得,依然从骨子里爱怜。虽然它不能给我带来任何改变,至少可以温暖我的心灵,剥逐人的灵魂。明明知道:写作就像在雪地上起舞,深不可测中,任时光度化自己成一叶枯莲,就这么坚持着、感受着、热爱着。无论生活场景如何恢宏、如何喧嚣,我只能静静地做个看客,始终融不进它的热烈,拒绝着人心的潦草。把烟火红尘描摹成一幅幅画面:梦里江南的静谧和安然、四季柿树的荣殇、人间最美四月天的仰慕、再别康桥的疼痛,都在我的文字里氤氲、弥漫。
  其实我特笨,或者说一根筋,没有多少闲情雅致,也少有知己。很庆幸自己能有这样一个诉说的平台,用文字、徽宣做我的眼眸、微笑、沉思和泪珠。我知道:人,终会老去。蓦然回首,随行一路的点滴,沧海桑田,变幻世间,只要轻轻点击,便会历历在现,青春、亲情、爱人、时光、素年……想想,只因为现在的记录,便可一生享用。于是,窃喜之极。我觉得,不管我们在真实的世界中是何种身份、何种性格,当卸下面具和伪装之后,留存下来的才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己。而一旦喜欢文字书法,就是这一自我的最真实的体现。也许我们都只能活在自己的照片和影集里,并珍惜自己的底板,将它藏在雨季之外一个干燥的地方。而文字却注释着一颗黑夜里的心灵,没有家门,或者永远在星光下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
  对我而言,邂逅文字、书法,就是邂逅了一种记忆和一种温暖。那么,就允许我与文字相约,以墨毫为媒,静守一处花开的时光,一夕馨香暗浮的涟漪,开出一朵素色的花,幽雅你我的春秋,可好?
  常常想,如果没有文字、书法的牵引,我们又将会以怎样的形式遇见?想来,没有一个独白可以那么深刻地描绘,那份在文字、宣纸里寻觅到的纯情美好,寻觅到的只有你我读得懂的欢颜。文字书法,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是一朵心上的花,或妩媚或素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芬芳。那么,我愿采撷下这朵心之花,放在你的窗口,尘香你的流年。与你,隔花相望,永如初见。
  结束本文时,请相信我的真诚,对本书题签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中国青少年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河北省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姚小尧,国家一级作家、邯郸市作协主席赵云江,河北省散文学会副主席、邯郸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安秋生,磁县文联主席赵学锋,秘书长杨为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大师王子锦,磁县电视台董方,兰亭书法学校校长李红星以及再也看不到这本书的老爸,在背后给我无尽鼓励支持的妈妈、姐姐、弟弟、懂事的儿子再次深深地说声谢谢。感谢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王佳蕾,我还要感激生我养我的磁州这片土地——我灵魂的栖居地。
  不管怎样,面对广阔的冬日时空,除了充填火焰之外,文字也是不可缺少的柴火。愿这些文字在抵达你心灵的同时,能带给你些许温暖,哪怕一丝,足矣!
  如果可以,如果允许,我就从灵魂深处这么写下去,一直。纵使容颜衰去沧海枯矣,就算只为你。感激你的懂得!!!

心灵的旋律序言

编辑
青年作家张红梅(梅子)的新作《心灵的旋律》即将出版,嘱我为之写序,这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件勉为其难的事情。最近两个月来,我徜徉在红梅绚丽多彩的文字世界里,多有欣喜和感动。现在只能把这些欣喜与感动写下来,与读者分享。
  张红梅的这部书,由散文和诗歌两个部分组成(书中还收人她的若干书法作品,加上书法应该视为三部分),其中散文47篇,诗歌96首,是一部很有分量的诗文集。我知道红梅两年前刚刚出过一本书《红梅花儿开》,短短两年多时间,又有这么多新的诗文问世,很让我吃惊。她不是专业作家,承担着大量的本职工作,能够如此勤奋高产,体现了她对文学的执着,令人刮目相看。
  红梅既写诗歌又写散文,写得都很漂亮。因为我本人以写散文为主,又忝列邯郸散文学会主席之位,当然先来关注她的散文作品。我发现,红梅本质上是一位诗人,她有诗人的气质和才华,她的散文同样是想象丰富文辞华丽,写散文也是在写诗,一种不分行的诗,甚至直接叫“散文诗”也未尝不可。她的散文较少叙事,也很少具体记人写景,大多是有感而发,直抒胸臆,作品中始终有一个“我”存在,始终有一个情感真挚深沉的“我”站在读者面前。这部书的开篇之作《我与隶书的约》,写的是作者对书法艺术“阳春白雪意境般的生活”的酷爱,尤其是对隶书的一往情深。而第二篇《嫣然,素心》则纯粹是书写自己“喜欢素衣,喜欢素颜,更喜欢素心”的生活态度。第三篇名为《柿树的四季》,走的更是中国传统咏物诗的路子,借柿树“言志”,拟人化地写一种“活得寂寞,活得孤独,却活得自信,活得充实,活得心甘情愿,活得无怨无悔”的生存理念。以下的《又见桃花》、《我心,如戏》、《旗袍情韵》无不如此,无不充满了恢宏意象和辽阔的意境。所以我认为,读红梅的散文,也无妨当作诗来读。“诗意地生活”,在红梅这里已是真实的生命状态。
  红梅的诗文极像她笔下反复摹写的“莲湖”,氤氲着一种沁人心脾的清凉,在这里我们很难读到“现代化”、“市场经济”之类的词语,很难见到向政治献媚的公共话语。但她并非远离时代,并非远离人间烟火。值得重视的是她对这个时代的立场和姿态。在她眼中,“喧嚣的社会、奢华的舞台、恢宏的场景”里,“人也在逐渐潦草”(《我与隶书的约》),而她努力保持着清醒甚至警醒,“我不能勉强自己做随波的浪花”(《心灵的水》)。她常常以山野的花朵自况:“我心朴素,一如幽谷/那朵静静的百合看/山花喧闹烂漫尽情绽放/而我静默安然”(《唤》)。这朵“静静的百合”,许多时候又以“莲”的面目出现,表示自己情愿远离时代的“魅惑”和“招摇”:“我知道我只能活在无法触摸的幸福里/无论怎样魅惑怎样招摇/我都愿意相信愿意/为你守候在湖之深处莲蓬的心中”(《枯》)。红梅甚至直言自己对这个以一陕”为特征的时代的不满,抱怨“现在好多东西太‘快’了”,“我们匆忙的眼睛来不及细看,浮躁的心来不及慢慢感受,匆忙的脚步总是走得太快,与生活中的美好和真爱失之交臂”(《我心,如戏》)。这种对时代的疏离、拒绝乃至对抗,不与时俗世俗合流的精神姿态,是这本诗文集最显著的特点,也是我最为欣赏的。
  红梅的诗文有许多篇章是吟咏亲情、爱情、友情的。在《父爱如山》一诗中,她写道“爸,您最精彩的诗行/是一个缩影,海纳百川/坚挺的脊梁/您是我眼里的一滴泪/囊括了全部的语言”,用极富张力的文字表现了一个女儿对父亲深深的爱和思念。大家知道,在我们这个急速沦陷的时代,爱情和友情也过多地沾染上了商品的味道甚至肉欲的气息,让人对这些神圣的字眼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但红梅这里呈现的,似乎仍然是未受污染的澄明纯净的世界。她最大的梦想似乎还是“身着素雅旗袍,手执油纸伞”(《给你》),“站在某个青石桥或街角转弯处,期待一场古典的风花雪月”,“渴望与一身戎装骑高头大马的你”“相遇”(《其实,我们都可以》)。这个爱幻想、多忧伤的“我”,似乎一直在“等待一错过”、“错过一等待”的悖论中纠结着、感伤着。“也许,我等待千年奔波万里/只为了在对的时间内与你在老街的/拐角处在开满栀子花的树下相遇/只为了亿万光年里一刹那/一刹那所有的甜蜜与疼痛/一刹那所有的幸福与悲凄”(《择》)。即使相遇,也是站在月光里,“你和我只能静静地让影相随/心底的故事,婉约成一首宋词”。如此洁净的情愫,如此决绝的选择,如此痴情的坚守,在当下这个一切都可以速成速朽的年代,似乎属于遥远的传说了。这种拒绝污染的爱情观、生活观,在《回归》这首诗里有更加直白的宣示:
  我想要,没有苏丹红的
  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要一餐没有地沟油的外卖
  要一把没有喷洒早熟农药的蔬菜
  我还要,一件纯手工的布制
  素花旗袍,撑一把旧时的油纸伞
  一双手工缝制的布底软鞋
  走在古老的的青石板街
  就情感世界来说,红梅似乎宁愿活在唐诗里,活在宋词里,活在民国戴望舒们的爱情诗里,甚至活在磁州窑瓷器的白底黑花里。当然我也注意到,红梅的诗风文风也不是一味地婉约,她对自己好恶爱憎的表达,有时候也是率意的、张扬的,斩钉截铁、酣畅淋漓的。例如《原始的》:
  我不喜欢亮丽的颜色,厌倦它的艳俗
  我喜欢纯色的事物
  和它们的忠诚 我喜欢残缺,没有大完美的结局
  喜欢纯棉的被褥和衣着,裸露出手IT_的痕迹
  我不喜欢假惺惺的面容,厌倦它们的做作
  我喜欢淡淡的微笑
  和它们的朴实率真
  我喜欢慢慢的沉积及中途的坎坷
  而不是瞬间的抵达。我喜欢酝酿
  酝酿中的期盼等待
  在散文里,红梅也有许多类似诗歌的表达,如《素心,嫣然》、《风骨,犹然》、《我心,若莲》等。不幸身陷物欲泛滥的时代,红梅敢于说出自己的诸多“不喜欢”,不同凡响,难能可贵。在她的另一类文章,如《旗袍情韵》、《父女茶缘》中,红梅描述了她期待的生活,这是一个极具生活品位和情调的女性,或日一个具有“小资梦想’’的女人。她喜欢穿旗袍,喜欢“穿着手工缝制的绣花鞋,高盘发髻,轻掂罗裙,悄悄走过残阳照过的地方”(《素心,嫣然》);她喜欢“捏起素毫”写字,视其为“蓝颜知己”、“相看无厌”,“在那刻有古老雕花的窗下,泛黄的徽宣前,淡然地隐忍书写着”(《我与隶书的约》);她喜欢读书,“邂逅一本好书,如同邂逅一位知己,邂逅一个善美之人”,为之“怦然心动”(《差距》);她喜欢作诗,把诗歌看作“五谷杂粮之外的一种养命的粮食”,“海水、江水、纯净水之外的一种生命必需的液体”(《无言》);她喜欢戏曲,“这戏就是我的天堂世界”(《我心,如戏》);她也喜欢品茶,常常独享“一杯在手,茶洗尘埃,心清如水,物我两忘”的境界,“甚至幻想着有朝一日开间茶馆”(《父女茶缘》)。一个重视精神生活、与俗流迥异的现代女性如玉树临风,孑然独立。
  如何做女人,是许多女性作家非常热衷的话题,红梅也是如此。应该说,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女性的地位、女性的生活、女性的形象,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说实话,在我们的周围,有着太多的女性先天气质不好后天素养不高,或是浓妆艳抹招摇过市拜金主义,或是不修边幅蓬头垢面粗声恶气。红梅对此深为不屑,提出主张做有味道的女人,甚至做一个“精致女人”。然而。什么样的女人才可以称为“精致女人”呢?红梅认为,“自立”、“自尊”、“自爱”、“自惜”、“自悦”、“宽容”、“富有情趣”,“喜欢被瞩目,却不哗众取宠”,等等,都是“精致女人”不可或缺的条件,但最根本的还是,“精致的女人必然有颗充满爱的心,爱家人,爱朋友,爱你,爱我……”是“内心充满阳光的女人”、“播撒阳光的女人”(《做个精致女人,何妨?》)。这样的“精致女人”,堪称女人中的极品,我们当然会为之击掌叫好,但又真真切切地感到这样的“精致女人”少之又少。红梅希望更多的同性“不染尘埃”,“在时光的隧道,只是美好着”,《女人当如红茶》、《知性女人》、《活出真实》、《女人,像书》、《做个有味道的女人》、《世上最美是女儿》、《梦回古典爱》等颇具思辨色彩的篇章,都是在探讨什么是美,如何让自身变得更精致更完美。在我看来,这部分作品可以当作现代女性的教材,从而起到拯救世道人心、匡正时风流弊的作用。在这方面,红梅有着独厚的优越条件。
  红梅在写美丽诗文的同时,爱舞蹈也喜书法,这是极其难得的。寻释红梅近年来的书法创作轨迹,我们可以看到两种并行不悖的发展趋势,在坚定文学创作的同时,以传统书法为基础,从草、隶中汲取营养,从而完成了朴茂、醇厚无华的书法作品风格,两门艺术、两重实践,并达到如此深度,草书气势飞扬,隶书隽永秀丽。其作品刚入选河北省第二届隶书大展,这在当今可谓凤毛麟角,尤为女性。见过红梅作品的人,无不赞叹她气定神闲和扑面而来的书卷气息。将书法与文学结合起来,使书法艺术弥漫着特有的文化气息。其作品将碑帖融于笔端,古意直追前贤,天机流露、洒脱清丽,诗书风骨、书卷之气溢于行间,融诗为书,化书为诗。
  “不与时花竞,自吐一段香”,这是红梅引用过的一句诗,看得出她喜欢这句话的境界,或许这是她为文为人的追求和秉持。她以“荷的女儿”自称,她的作品就是她心灵绽放的一朵朵清荷,呈现超然的姿态,散发异样的馨香。遗憾的是,我本人的写作风格和路数与红梅有着较大差别,由于年龄阅历的原因,也使思维方式、语言方式都有诸多不同,我感到未必真的读懂了她。但我认真地说一句,这是一部值得阅读、值得欣赏的好书,相信你读完后会有相似的感受!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